彼此星辰小說第3章

-

白露、梁斯軒、紀念溪、錦寶珠都是從孤兒院長大的。

我小時候那個年代,未婚先孕還是件很丟人的事情。

我從小就冇爸媽,老師們說我還是個嬰兒的時候就躺在紙盒子裡,被人放在了孤兒院門口。

我也不哭,吸著老師的手指頭對著她咯咯咯樂。

我來孤兒院的時間最長,我之後來的是梁斯軒。

再後來是紀念溪,最後是錦寶珠。

大家都有各自的悲慘,就四個孤兒抱團取暖。

梁斯軒不愛說話,餓了也不說,冷了也不說。

冬天的時候,手上凍得全是冷瘡,按著都流清水。

我可憐他,彆的小孩都說他剋死父母,他爸媽騎電動車撞得腦漿子都出來了。

我就揮著棒子打那些小孩,出去跟著老師賣東西的時候,我從超市偷了一瓶大寶給他。

他也不說話,就是一雙幽潭似的眸子直直地盯著我。

我有些毛毛的,以為他是傻子。

我做了示範但是捨不得多抹,就點了點往自己手上擦。

「抹了,就不會挨凍了,懂嗎?」

他也不吭聲,也不用大寶,就讓自己的手背長瘡。

我無語了,我就扯過他的手給他抹。

梁斯軒就這樣,一杆子打不出個屁來。

後來的紀念溪就不一樣了。

他最嬌氣愛哭。

他媽應該也是未婚先孕的,隻不過養了他一段時間後就把他遺棄了。

他那個時候又瘦又矮,和一隻金絲猴似的。

眼睛大得出奇,總是掛著淚珠。後來他十六歲的時候才長開了,顯出了幾乎不輸女人的美豔。

紀念溪愛說話,愛撒嬌。他很敏感,知道自己被拋棄了。

所以抓住一根稻草後,他就牢牢地抓住,用各種方法留下。

當紀念溪看出來,我是孤兒院的「老大」後,他就刻意地出現在我麵前。

我還記得那個時候,小小的他,洗完澡,眨巴著眼睛跳到我的床上。

一雙明眸如水,纖細的手腕似乎一折就斷。

他小聲地說:「我是孤兒院裡最漂亮的,我給你親一口,以後你照顧我好不好。」

我冇親他,我那個時候喜歡梁斯軒。

我也不知道他遭遇了什麼,為什麼要這麼和我交易。

他頭髮還是濕的,軟軟地貼在白皙的額頭上,我拿著被子把他的頭髮擦乾淨。

我說:「不用,我不想親你,以後你也不要和彆人這麼說話了,我來照顧你。」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