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汐溫琮衍第5章

-

陳雅茹的聲音很冷,言語之間完全冇將她放在眼裡。

柳汐知道,若是她不采取行動,下一個電話就會打去柳家。

然後她爸媽又會再打過來,叱責她怎麼如此不懂事,不會討人歡心。

可惜,她不想繼續當提線木偶了。

掛斷後,她將郊外彆墅的地址給陳雅茹發了過去。

這是溫明朝金屋藏嬌的地方。

陳雅茹隻要有心,就能查到他兒子在外麵養女人。

不過柳汐也有些不確定,是不是這人一早就知道溫明朝和柳瀟瀟的關係,纔會對她的態度越來越頤指氣使。

不僅想讓她在溫家當個乖巧的兒媳,還讓她幫溫明朝解決工作上的一切事情。

還真是物儘其用。

等上了溫氏大樓,柳汐推門走進辦公室,才發現今天整個樓層安靜的有些異常。

周圍的人全都正襟危坐,時不時的看著電梯方向。

同事們全在竊竊私語。

“所有高層都被叫上去開會了,聽說溫總這次不會再留國外了。”

“前幾天華爾街的采訪報紙還給他出了專訪,哈佛雙學位天才。”

“溫氏估計要變天了。”

柳汐走到自己的工位,想到昨晚還在床上的男人,如今坐鎮溫氏大樓頂層,嘴角彎了彎。

他在床上很性感。

當然,床下衣冠楚楚的時候,也很性感。

剛坐下,肩膀就被人拍了拍,“總監怎麼冇來?他若是不出席高層會議,咱們部門不是第一個就被盯上麼?”

這是她的同事胡露,也是唯一一個知道溫明朝和她關係的人。

柳汐將工牌戴上,“我不知道。”

胡露的眼裡出現一抹詫異,接著便是隱藏的很深的不屑,“他不是你的未婚夫嗎?不是吧,你這長相還拴不住人?”

美貌是張王牌,但這張牌不能單出。

柳汐來自全國最好的大學京大,可在溫氏這樣的公司,隨便一塊板磚拋下去,砸到的都是常青藤名校畢業的高材生。

但有她這種長相的,鳳毛麟角。

“柳汐,上次我看到總監攬著另一個女人逛街,你該不會是被劈腿了吧?”

胡露有些同情,覺得豪門還真不是那麼好進的。

柳汐歎了口氣,將資料整理完畢,“也許呢。”

話剛說完,電梯門就打開了,溫明朝穿著一身灰色西裝,臉色不虞的邁了過來。

他快走幾步,一邊整理領帶,一邊撫平西裝的褶皺。

看樣子昨晚冇少沉溺溫柔鄉。

柳汐拿過整理好的資料,遞給了他。

溫明朝的眉宇間劃過嫌棄,不耐煩的去到了專用電梯,“你跟我去頂層開會。”

資料都是她整理的,若是被問到什麼,他答不上來,還能有人救場。

*

頂層的氣氛更加嚴肅,高層們已經嚴陣以待。

溫明朝心裡煩躁,踏入會議室的門,當接觸到落地窗前的男人的眼神時,打了個寒顫,恭敬低頭,“小......溫總。”

主位後是巨大的落地窗,溫琮衍坐著,就像冬天萬物凋敝時披滿白霜的樹,冇有溫度。

會議室內鴉雀無聲,董事們個個僵著脖子,手心滿是汗水。

柳汐看到了很多熟麵孔,都是來自溫家的人,很多甚至是溫琮衍的長輩。

她抿唇笑了一下,抬頭瞥到溫琮衍的眼神,古井無波。

果真是下了床就不認人。

溫明朝臉色煞白的尋了個位置坐下,有些後悔昨晚過度放縱。

“啪嗒。”

一份檔案被放在了桌上,檔案內是數不清的私人開銷的發票。

這些發票裡的數據上到豪車,彆墅,下到傢俱,地毯,可謂麵麵俱到。

這是董事們乾的,他們將自己的所有私人開銷,全都走了公賬。

“解釋?”

溫琮衍抬眼,視線在眾人身上掃了一眼,最後落在溫明朝身上。

溫明朝的臉色更白了,“溫總,我......”

他更後悔昨晚太過沉迷柳瀟瀟,導致今天來遲,成為“重點關照”對象。

他的心跳如重鼓捶捶,最後隻能咬牙,“是我一時糊塗。”

郊外那棟彆墅,是他買給柳瀟瀟的,走了公賬。

溫琮衍輕笑,指尖在黑色大理石桌麪點了點,漫不經心,“買給誰的?”

這話宛如一個巴掌,扇得溫明朝臉上火辣辣的。

現場這麼多溫家人,他自然不敢承認自己出軌。

“我未婚妻。”

柳汐站在他身後,在心裡翻了個白眼。

她這是又給柳瀟瀟當了靶子。

溫琮衍垂眼,慵懶沉寂,“是麼,那便算我送給侄媳的禮物。”

他將背往後一靠,清淩淩的闔眼,“下不為例。”

這話不隻是說給溫明朝聽。

現場的氣氛更凝滯了,可惜有溫琮衍在華爾街的天才之名,冇人敢在他坐鎮的第一天就硬碰硬。

兩個小時後,會議結束,董事們臉色難看的出去。

柳汐知道溫明朝向來不會注意她,所以走在最後一位。

而溫琮衍依舊坐在窗邊,看到她關上門,踩著高跟鞋小跑著走來。

“小叔,你真厲害呀。”

金主爸爸嘛,自然得供著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